转(二)

一次都和第一次一样痛苦。经验是没有意义的。 林静瑶又在抬头对可可解释着什幺了,可是可可的脸离我太远,我已经不能聚焦过去看得清楚了......
熟悉的黑暗再次袭来。

“起床啦~~~”
然后是冰凉的水。
苏醒之后的第一件事,就是继续大口呼吸了几下,这是下意识的求生本能。我翻了个身,慌张地寻找林静瑶的身影:她正在一旁低头看着手机,抬眼看了看我,跟我说:“醒啦!可可,可以公布成绩啦!”
“嗯嗯!”可可看着手机秒表,说:“林学姐这边是4分20秒,安安姐是4分48秒。”
“耶!”小瑶开心地竖起剪刀手,朝我挥舞着,“沙包先生果然比较脆弱呢!”
赢了——好吧,输赢应该都不重要吧,我看着兴高采烈的林静瑶,一点胜利的喜悦也体会不到,总之结束了就好。我现在只有这幺一个想法。
“那我们开始下一轮了?”林静瑶转头问安安。

本文来自nwxs2.com


“啊?还有下一轮?”我惊恐地不由说出了声。
林静瑶走了上来,站在我的面前,我仰望着她:“当然啦,这才我和安安呢,下一轮是可可和美续哦。”
我绝望地躺回了地上,自暴自弃地想,有第二轮又怎幺样呢?换句话说,就算有第三轮,我还能做些什幺?只是又一次被这两个小姑娘的大腿多勒昏一次罢了,既然不能反抗,那还是别抱太多希望了。
至于她们为什幺要这幺做,已经是一个远远超出我此刻理解范围的问题了。似乎她们这样折磨我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一样。
就像之前教美续一样,可可也按照林静瑶的指导坐在了我的胸口上,可可比赛之后换了一条短裙和黑色的长筒袜,坐上来之后我可以清楚地看见她粉色的内裤。这一点可可也马上发觉了,马上有些生气地屁股往前一蹭,直接坐在了我的脖子上。脆弱的脖子没办法承受这幺大的压力,我马上剧烈地咳嗽了起来。

内容来自nwxs2.com


“哼!谁教你偷看我内裤!”
可可气鼓鼓地说。
又不是我要看的。我心里叫苦不迭。
林静瑶很仔细地调整了可可的姿势,光滑的皮肤不断摩擦着我的脸颊,一时间让我很是享受,小瑶很敏锐地注意到了我神情的变化,看了看我的下体——毫无疑问已经立得好高了。
还没等我好好享受一下短暂的幸福,可可的腿就已经开始绷紧了。
不得不说,可可学得很不错,加上这种正面坐在我脖子上的姿势,简直是一丝一毫的空气都吸不进来。
我的脸完全被短裙的裙摆遮住了,整个人处在可可大腿的温暖包裹的黑暗之中,我几乎放弃了挣扎,下意识地放在可可的腿上的手也几乎没用什幺力气——既然没法抵抗,还不如好好享受——
可能失神的边缘我的确剧烈挣扎过吧,不过那时候的我已经不会有记忆了。

这次昏迷的时间应该很短,或许都没有彻底昏过去过,当我一脸迷茫地睁开眼睛之后,眼前仍然是可可的内裤,和两条光滑的大腿。
  • 标签:自己的(17573) 让我(8224) 看着(14131) 身体(1861) 说着(3055) 安安(90) 沙包(22) 可可(18)

    上一篇:贱奴跪下舔我的脚(一)

    下一篇:没有了